美国吸电子烟,死了33人!

最近,美国传来的一宗“连环杀人案”,让人愕然。

8月20日,伊利诺伊州,有人因剧烈咳嗽、呼吸困难、胸口疼痛就医,很快,由于严重肺部损伤而死亡

死因可疑,因为其肺部,没有病菌感染,没有常见肺病。

这是第一个死亡案例。类似的病例接连出现。

截止10月15日,美国该类病例已有1479起,其中至少33例死亡。

调查发现,死者有一个共同点,生前都曾长期吸食电子烟

种种证据指向——电子烟就是凶手。

整个社会都震惊了:号称“戒烟神器”“比香烟更安全”的电子烟,其实是杀人屠刀。

可怕的是,这个凶手带着它可疑的烟雾,已经来到了中国,像瘟疫一样,正在身边的年轻人中蔓延……

凶手就是电子烟!告它!

今年9月,美国18岁的少年亚当·赫根瑞德,把电子烟巨头JUUL(朱厄尔)告上法庭。

因为,这个品牌的电子烟差点害死了他。

2年前,他开始吸JUUL电子烟。每天早上起床都来一口,两天吸完一瓶烟油,最喜欢芒果味的。

没想到,今年8月,他突然感到不舒服,以为是感冒,但很快,开始无法控制地发抖、呕吐,呼吸困难。

亚当被送到了医院ICU。

医生都不敢相信:肺几乎全部受损,犹如70岁老人。再晚个两三天,人可能直接就没了。

而且,这种损伤是不可逆的,无法恢复,以后可能连力气活都干不了。

他才18岁。

满打满算,亚当也才吸了18个月的电子烟。吸传统香烟都不一定有事,吸电子烟,竟然差点没命?

更糟糕的是,症状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人,接连出现。19岁的凯文•博克莱尔(Kevin Boclair),肺部严重损伤,需要做肺移植手术。
21岁的Ricky D’Ambrosio因急性呼吸衰竭,陷入昏迷。
18岁加州少女Simah Herman,由于肺功能衰竭,躺在床上靠呼吸机续命。
19岁的安东尼•梅奥,肺部堵塞着大量烟油,如同“60岁,一天两包的吸烟者的肺脏”……

图片来源:CBS

甚至,出现了死亡的案例,如文章开头。

在美国各地,至少已经有33个人因为电子烟死亡。这个数字还在增加。

对此,世界卫生组织、美国食药监局(FDA)、美国疾控中心(CDC)等健康组织,基本都站在同一立场:

 电子烟有害,不该吸!

在这些死亡案例,及相关的肺损伤病例中,多数是年轻人。

仿佛是一场专门针对年轻人的屠杀……

分明是在鼓励年轻人吸电子烟!

亚当这一告,瞬间引爆舆论。

全美国人民都打了一个冷战:可怕

要知道,此前,包括JUUL在内的电子烟,可是健康的代名词,“戒烟神器”。

而且,JUUL之前的广告,分明就是在鼓励年轻人吸电子烟!

比如,烟油有多种口味,如黄瓜、奶油布丁、芒果等,都是年轻人喜欢的口味。

广告招牌,堪比时尚大片。找的都是青春有活力,又酷又潮的年轻人。

2015年,JUUL发起了名为 “Vaporized” 的活动,在广告牌、杂志和社交媒体上推送年轻模特拍摄的广告照片。

甚至,连营销渠道,都目标明确,直接导向年轻人。2015 年,JUUL第一次推广,就是在电影和音乐活动中,捕捉年轻人中的意见领袖,免费派发电子烟。
中学生和高中生扎堆的社交媒体,作为主要宣传阵地。

比如在美国著名社交平台Instagram上,JUUL打造“青春魅力、幽默、潮流时尚”等形象标签,迅速成为一种“病毒式流行”的产品。

铺天盖地、无孔不入的精准宣传下,在美国,几乎没有年轻人能逃得出它的围剿。

数据显示,美国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已达到“流行性级别”。

2018年,美国中学生吸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150万,同比增长70%多。全美已有电子烟民900万人。

其中,JUUL电子烟在美国销量呈现爆炸式增长。

JUUL公司,也跟着身价暴涨。

暴富到什么程度?

2018年一口气拿出20亿美元当年终奖,员工人均分得130万美元。

其股权估值达380亿美元,这一量级的创投公司,全球仅6家。而它成立不到4年。

妥妥的新晋独角兽。

直到出了人命,惹上了官司。

随后,JUUL公司宣布暂停所有广告宣传,总裁辞职避祸。

但是,过去铺天盖地的广告,已经成为受害少年亚当的诉讼证据:

它用社交媒体向美国青少年暗示,电子烟有助于社交,刻意隐瞒了电子烟的危害。

如果我知道它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,我甚至不会碰它,但是我不知道!

他们,已经盯上你!

接连出事后,JUUL被美国各个监管部门花式吊打,日子非常不好过。

于是,它找到了一条新出路:中国市场。

真是讽刺!一个做育儿平台网站的,居然开始卖电子烟。

这不就是,鼓吹健康饮食的人,转行做起了地沟油吗?

事实上,在国内,早有无数人盯上了这块肥肉。做互联网的、做房地产、做手机的……名人入局,明星加持。

罗永浩的锤子手机做不下去,开始做电子烟,创立品牌“小野”,请来陈冠希代言;

蔡跃栋卖了“同道大叔”公众号,做起“柚子”;

就连做育儿的都转了行,“宝宝树”前CEO王怀南,担任起电子烟JUUL的中国高管;

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也来了,蠢蠢欲动……

几乎每天都有电子烟品牌诞生。

各种电子烟体验馆、专门店,越开越多,到处开花。

广告里,陈冠希露出邪魅一笑:“不要那么野,小野一下就好。”

朋友圈的微商也跟上了。

电子烟在美国的那一套营销套路,被完整复制到了中国:

打造电子烟“品味消费”“健康新时尚”“潮人潮品”的形象,专攻年轻人。

电子烟展,堪比 “蟠桃盛宴”。烟雾缭绕,到处是穿着裸露的模特、双臂刺青的青年,肆无忌惮,吞云吐雾。

比如,在以逼格著称的社交平台知乎上,到处都是电子烟的“分享文”。

他们自称玩家,吸电子烟,那叫“Vape”。听着,是不是比“烟民”酷多了?

吸电子烟,在国内已经发展成了一种装逼文化。

而对年轻人来说,装逼,是一种心理刚需。

在时尚酷的包装下,电子烟的本质已经被淹没,没人在意,这是一盘血淋淋的生意。

何况,眼下政府监管的空白,也给了这盘生意可乘之机。

禁烟政策管不到,公共场所禁烟,但吸电子烟可以;

烟草专卖管不到,卖传统烟草受严格控制,但卖电子烟,不受限;

广告法管不到,传统烟草不能做广告,但电子烟可以……

所以,你看吧,大洋彼岸的悲剧,依旧无法阻止电子烟的流行。

它像瘟疫一样,已经扩散到了我们身边。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